简体版 繁体版 59 讲述刘子乐自己的故事

59 讲述刘子乐自己的故事


圈圈.直线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 药尊逆袭:废材贵女翻身记 异界星辰至尊 晚明伟业 沈家有女 闹婚之宠妻如命 重生小娇妻:Boss撩上瘾 云中歌1:绿罗裙 惹上凶猛boss

59 讲述刘子乐自己的故事

刘子乐是个什么样的人?一个纯粹的小人,一个卑鄙的色狼,一个满脑子低级趣味的色狼兼小人。偷偷斜睨了一眼正在发呆的梁玉燕,心中偷笑不已,第一步作战计划成功,已经勾起了‘白老师’对自己的兴趣,战术运用的很合理。

梁玉燕虽然身在校园,有着家族实力,衣食无忧,但这样的大小姐都幻想着有一天羽翼丰满能飞出牢笼,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翱翔,并依靠自己的尖嘴尖爪铸造自己的暖巢。所以,她们都是对社会充满着幻想与未知的,对于闯荡过社会,历经沧桑的人都有着盲目的崇拜感。

“刘子乐,你……你才只有十八岁而已,为什么会对社会有这么多的感触,你以前都经历过一些什么事情呢?”梁玉燕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当然了,这都是我在‘上弟’的‘剩经’上学来的,这可是‘上弟’本人亲手所著,其中包含着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十来年的心酸与苦闷,身边的同学,这个有关系,进了国企,当了公务员,衣食无忧。那个有后门,进了大公司,做了小白领,生活充实。即便什么都没有的女生人家还可以‘下海’,虽然丧失了尊严,但却得到了白花花的钞票。他呢?到时也想下海,哪个女人瞎了眼睛才会给他钱呢!

“唉,老师,我的经历很多很复杂,也很坎坷,不说也罢。”刘子乐的目光依旧望着蓝天白云,仿佛那里是他所追求的‘欲’,上天堂!

梁玉燕此时兴趣正浓,抛开老师的身份不说,单说她本人,现在就迫切的想了解刘子乐,为什么这样一个年轻人会对追求女生,不断的搭讪这么感兴趣呢?是什么造成了他这样的心理?难道小时候被女生虐待过?或者被轮过?

刘子乐要是知道梁玉燕有这种想法,肯定会激动的拉着她的手肯定,老师,你看有谁愿意轮我,定当扫榻欢迎!

“刘子乐,作为你的老师,我有责任有义务了解自己的学生,同时,作为你的学姐,我更愿意和你成为朋友,如果你愿意交我这个朋友,我希望你能和我聊聊你的经历,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些什么!”梁玉燕语重心长的说。

交!当然愿意交!除了交朋友,我们‘交’点别的也可以!刘子乐邪恶的想着,脸上却出现了痛苦回忆时哀伤的表情,眼睛竟然还有些湿润,沉声道:“朋友?算了吧老师,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和你结成朋友呢?你这么年轻就能在全国一流的名牌大学任教,家世肯定不简单,可谓是非富即贵,我不敢高攀。”

刘子乐的表现在梁玉燕眼里不是仇富心理,也不是自卑,而是经过风霜,却依旧没有磨灭心中傲骨的那一种人,心性坚毅而高远。这样的人早晚会有一天一飞冲天,成为人上之人,也正是她所佩服的那一种能够白手起家的英雄式人物。

这点刘子乐也很赞同,他早晚有一天会成为‘人上人’,只不过‘人下’都是女人而已!!

梁玉燕眼神殷切的望着他,歌迷看到了自己的偶像,就像玉米看到了宇春哥哥。刘子乐觉得时机已到,是应该进入以下阶段了,想要泡妞,首先要了解女人的弱点,向梁玉燕这样的向往自由,有独立思想的大小姐一般都有一个颗善良的心,用苦肉计这一招最管用不过了。

刘子乐转过头,重重叹了口气,如果这时有根烟烘托气氛就最好了,只不过刘子乐不抽烟,随时都有可能搭讪成功而亲热的他,要随时保持自己的口气清新自然,无奈,只要叼上电脑桌上摆放的一只钢笔充数,哭苦道:“老师既然你想知道,说给你听听也无妨。”

梁玉燕两忙摆出洗耳恭听状,一脸的正经,生怕对方误会自己有嘲笑之意,果然是善良的姑娘,虽然穿着大胆,性感,但还是个原装货,第一眼见到时就被刘子乐规划到了猎艳范围之内。

刘子乐清了清嗓子,第一句话又歌词开头:“我生在一个小山村,那里有许多善良淳朴的父老乡亲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过着平静安稳的日子,可是渐渐的,随着社会发展,时代进步,纸醉金迷的生活被更多的人们向往追求着。没多久,我们村里的许多青壮年都在村长的带领下外出务工了,很多人都成了富翁,衣锦还乡。我老爸原本是个安分守己的人,但看到村里人的生活都已经超越了我们,心有不甘的他也毅然离开家门独自去闯荡。可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让我和母亲过上安心,放心,舒心,省心,开心的日子。”

汗!这么多心?这样的要求还算简单吗?比尔盖茨的日子也没这么多心呐!!

刘子乐在这停顿了一下,梁玉燕的都心都跟着揪起来了:“可是就当我与母亲在翘首企盼幸福生活的时候,有一天噩耗传来,父亲在外工作的时候出了工伤,砸断了双腿,终生都无法在行走,当我与母亲在见到他时,他意志消沉的已如行尸走肉一般,接下来的两年母亲又要照顾年幼我,伺候瘫痪在床的父亲,还有辛苦的劳作,很快就患了重病,不久便撒手人寰……从此,我担起了照顾家的担子,那一年,我十五岁!”

“记得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份牛奶工,每天放学后骑着三轮车,要在各家各户晚饭之前将三百份牛奶送到客户家中,其中遇到过暴雨,风雪,三轮车掉链子,高层住户停电,但每月收入却只有区区三百元。为了拱父亲吃药,继续治疗,我开始了兼职生活,每天送完奶,都会到城里的大酒店去当刷碗工,洗一个盘子一分钱,就这样每月的收入增加到了七百元。后来我长大了一些,有了些许力气,就到一处黑煤窑去工作,每次背着一百斤的煤渣运送到一里以外,我会得到一元钱的报酬,当时我的另一份兼职是在一家砖窑厂,背砖坯,每次一百斤,走上五百米,只有三分三厘的收入,而且还经常拖欠我们的工钱,为了讨薪,我遭到过毒打,为了上访,我被警察抓过……我现在问问老师,我这样的人还能与你交朋友吗?”

…………

刘子乐这么可怜,难道看书你的忍心连朵花,连个收藏都舍不得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