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265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(上)

265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(上)


先婚后爱:霸道总裁要不够 亡灵海盗 逆天冥空 灵鼎 秋歌 exo的青春故事 丹神武帝 最强神仙系统 纨绔王妃:腹黑傻王宠萌妻 流光祭

265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(上)

刘子乐静静的打量着自己阔别数月的家,当然,这里要比他的老巢干净的多,最起码墙壁上没有那些**海报,没有随处可见的臭袜子,没有堆积如山的脏衣服。处处弥漫着醉人的馨香,透着温馨的气氛。

电视机里播放着可爱的画面,还有小蝌蚪坚贞不屈找妈妈的辛苦历程,刘子乐脑中一阵雷鸣电闪,紧张又慌乱的手足无措,正在这时,厨房的门打开了,一阵稀饭的醇香扑鼻而来,还有爽口的小菜,红绿搭配在一起甚是好看,一个托盘在一个女人的手中,缓缓向刘子乐行来,那女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,黑发盘在脑后,穿着一身很朴素的居家服,柳眉凤眼樱桃口,与刘子乐有七八分的相似,秀美的脸上挂着和蔼慈祥的笑容,目光灼灼的打量着他,轻声道:“你来了,坐下吃早饭吧!”

此刻的刘子乐仿佛被万道天雷劈中,呆呆的丧失了一切机能,任由女人牵着他的手缓缓在沙发上坐定,一碗热气腾腾的香粥摆放在眼前,喷香诱人,他怔怔的看着女人,见那女人轻轻的含笑点头,慢慢端起香粥送到他嘴边……

刘子乐哆哆嗦嗦的张开嘴,浓稠的稀饭入口,幼滑香醇,让他全身都暖洋洋的,参合着自酿的小菜,异常爽口。

经过这一小口的引诱,一下子的温馨,刘子乐也觉得饿了,拿起碗筷狼吞虎咽的消灭了一碗稀饭,喝完和自然的用袖子抹了抹嘴,顿时被一只**了下去,耳边响起了温柔的嗔怪之声:“都这么大的,还这么没规矩,衣袖多脏啊,这里有纸巾。”

说完,女人在茶几下拿出一盒纸巾递给刘子乐,轻柔的又为他添上一碗。不过这粥入口,却是咸咸的,因为那里面参杂了这两个人的泪水……

女人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,随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,梗咽着说:“小蝌蚪终于找到妈妈了!”

刘子乐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,喜悦,震惊等极其复杂的心情,化作了如雨般的泪水,滂沱而下,他觉得自己就像一颗小草,在风中飘零,忽然一个温暖的怀抱将他纳入,温暖而慈爱的气氛瞬间将他包裹,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温馨与祥和……

“妈妈……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梗咽中的刘子乐一声声泣血般的呼唤着,一声响过一声,一声悲过一声,原本一个人类与生俱来的称呼,刘子乐却苦苦等待了十八年才能出口,其中包含着多少辛酸,困苦,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明了。

妈妈紧紧抱着阔别多年的孩子,除了出生,这是她第二次将孩子抱紧怀中,十八年的等待,多少次偷偷摸摸在校园一角偷看,多少次等他走后帮他清洗衣衫,多少次望着他的照片哭泣,多少煎熬,折磨,只有她一个人默默承受。

哭着,哭着,刘子乐忽然诈尸一般跳了起来,将妈妈吓了一跳,不解的望着眼前结合了她与他父亲两人优点的帅哥儿子,不会这么多年跟着爹过日子,精神上出了什么毛病吧?

只见刘子乐慌忙的抹去眼泪,掏出了口袋里钟麟写好地址的纸条,疾步奔到门外对照着门牌号码,全然一样,毕竟钟麟还处于敌对状态,这让冷静下来的刘子乐不得不怀疑,这很可能是敌人引诱他的一个圈套,一个陷阱,尽管眼前的女人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温馨与慈爱,尽管他们两人眉宇之间只七八分想象,但没做过DNA比对,谁能确认?

见他神色出现了几分警惕,妈妈有些心疼,但也能够理解,她缓缓走上前,轻轻拉住刘子乐的手,他本想躲闪,但潜意识里还是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他舍不得这得来不易的母爱。

女人拉着刘子乐从新落座,温柔的握着他的手,轻声道:“我的孩子,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,很多怀疑,你问吧,妈妈都会告诉你。”

“您先等会!”刘子乐确实怀疑,但依然使用敬语,毕竟眼前人疑似是自己的老妈,若是愈出不敬,最后确定了真是老妈,天知道她是不是也和老爹一样,有虐待儿童的倾向:“这个地址是钟麟亲手交给我,说这里住的是她的母亲,怎么您和我……”

刘子乐心在颤抖,嘴唇都要咬出血了,如果这真是自己老妈,那钟麟就是自己的亲姐妹,而且是刚刚被自己手指**的亲姐妹,天呐……

他要崩溃了,心里既想着这一切都是真的,有害怕这是真的,不然怎么面对钟麟啊,到时候自己还是独创魔法师阵营死了的痛快!

妈妈当然不知道刘子乐对钟麟做过什么,也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儿子会如此的邪恶,如果知道一定会去找老刘拼命,她柔声说道:“孩子,你别多想,这里住的人是钟麟的妈妈,也是你的妈妈呀!”

最怕就是这个!!刘子乐闻言,死的心都有了,拼命的抓着脑袋,抱着一丝侥幸的问:“不能吧,我和钟麟长得没有一点想象,我们怎么可能是兄妹呢?”

“没有血缘关系嘛!”妈妈轻描淡写的说。

“哦?莫非是同母异父?”刘子乐很无耻的理解着。

“呸!”妈妈一巴掌扇在他头上,哼道:“你当我和那死鬼王八蛋一样风流成性吗?”

嗯?死鬼王八蛋?刘子乐揉着脑袋,想着这个很耳熟的称呼,好像北里老妈,西门老妈都说过,到底是哪位大爷能受此殊荣啊?

刘子乐还没开口,妈妈抢先反问道:“怎么,这些那死鬼都没告诉过你,这家伙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,我看他是皮痒了!”

有杀气!刘子乐脊背发寒,偷偷瞄了一眼身边杀气腾腾的老妈,心中很纳闷,就自己那个每日醉茫茫的老爹,那排骨精一般的小身板,面对如此彪悍的孙二娘,他居然还敢沾花惹草,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