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188 三人行

188 三人行


财色官途 我的魔法美少女们 生死大陆 逆凌九天 终极x宿舍 前世今生爱上你 鬼王的金牌蛇妃 凶冥十杀阵 苏寒乔雨珊 临界·爵迹1

188 三人行

云清?这个名字很耳熟?不就是那个古灵精怪的长发小妞嘛,什么时候化身厉鬼了?

刘子乐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却见那双猩红的眼睛,狠狠瞪他一眼,女鬼转到西门玥柔身侧,抱怨道:“为什么说我胡闹,分明就是他先动**我的,这可恶的流氓,臭色狼!”

听着声音,和如此娴熟的,骂词,准时北里云清无疑了,刘子乐愤愤道:“大姐,你闲着没事儿跑这来装鬼吓唬人,怎么还怪我的不是了?就算我是色狼,是流氓,但我对贞子也没兴趣。”

北里云清与他是宿仇,哪肯示弱,刚要回嘴,却被玥柔拦住了,笑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你怎么这样打扮啊?”

“哎呀,小柔姐,你可别提了,我倒霉死了。”北里云清被转移时话题,郁闷的说:“我今天听人家说敷面膜加蜂蜜效果更好,结果试了试,一时没注意时间,这不,粘在连上下不来了,所以就来找你帮忙,哪知道还没敲门,就看到这家伙贼头贼脑的探头,还把我当成了鬼,我不吓唬吓唬他,都对不起我这身打扮。”

这丫头就是喜欢恶作剧,没一点淑女劲。西门玥柔抿嘴轻笑,还真别说,这妆扮真有点像电视中爬出来的,刘子乐咬着牙,强硬道:“你脸上是面膜,但是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,猩红猩红的,谁看到不误会是鬼呀!”

“放屁!”北里云清大骂:“面膜呼在你脸上,摘不下来,换你,你着急不,着急你上火不,上火眼睛有血丝没,是你自己心虚,心里有鬼!”

这时候北里云清眼睛瞪得溜圆,刘子乐仔细看去,可不,还真是布满了红血丝,咋看咋吓人。

“好了。你们别吵了,来,云清,我赶快帮你取下来,不然小脸蛋就要被捂坏了。”西门玥柔拉着北里云清坐在**,柔嫩的小手蓝光盈盈,带着水的润泽划过北里云清吓人的脸庞,慢慢消融了面膜的粘合力,片刻后,只轻轻一揭,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就出现在刘子乐眼前。

眉如柳絮,瑶鼻娇俏,红唇润泽,尖尖的瓜子脸,配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有几分俏皮,几分可爱,和几分魅惑,如瀑布般柔顺的长发在玥柔的梳理下,自然的披散在肩背,几缕发丝俏皮的遮着脸颊,更显青春秀美。

“哼!色狼!”北里云清见他痴痴呆呆,心中得意,但还是忍不住啐骂。

刘子乐讪讪一笑,也不示弱:“北里小姐,我不得不说,你这头乌亮的假发,把你这种五官,样貌的人,都能衬托成美女!”

北里云清怒不可遏,起身就要再动手,这话太伤人了,这分明是在说头发比人好看嘛,而且还是假发,叔可忍,婶也不忍了。

西门玥柔连忙打圆场:“别闹了,云清,我们要出去看电影,你要是没事,跟我们一起去吧?”

北里云清想要一口回绝,毕竟她这性格不适合电影院,但见刘子乐一脸的焦急,万般的不愿,心中冷笑连连:“好啊,小柔姐姐,我们可有日子没在一起看电影了,我这就回去换衣服。”

眼见她飞速的消失,刘子乐急得直跳脚,明明是两个人单独的约会,情侣场,借机和玥柔套套近乎,拉近关系,可带着这么一个有宿仇的电灯泡,啥都泡汤了,看玥柔笑意吟吟,他也不好说什么,对这样淡然如水的那孩子,只有无奈。

北路云清去的快,回来的更快,再出现时,已经是一身墨绿色的裙子加身,身材高挑,曲线婀娜,满头的青丝总是自然的垂散着,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只有刘子乐看不顺眼,在一边叨咕:“头发长有什么了不起,又不是拍洗发水的广告。”

“哼,我是不行,哪能和你比呀!”三人说话间已经走出了宿舍,快不行到了校门外,北里云清冷笑着和刘子乐斗着嘴:“看你那穷德行,色狼坯子,可以直接去东瀛拍**!”

西门玥柔行在中间,听他们你来我往,一对一句,越来越不着边际的对攻,却越发觉得有趣,也不去劝架,一直说道北里云清做老姑婆,刘子乐得花柳病时,三人已经出现在学校不远处的一家电影院门外。

现在的电影院不同于以往那种大礼堂式,每次只上映一部片子,多人一起观看。而是分开多个小型的放映厅,由个人喜欢来决定所看电影类型,每个放映厅也不是很大,容纳个百十人,气氛很好。

这座电影院座落在一间大型的地下商场中,除了放映室,环形的商场中还有许多家商铺林立,卖得都是一些流行时尚的东西,适应目前能接受昂贵电影票价的人群选择。

商场里面的服装鞋帽,胭脂水粉,那是琳琅满目,进口货,国产品牌,让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,刘子乐准备去多买一张电影票,却发现身后的两个女生早就没了踪影。

若是平时,这两个女生身怀绝技,没什么可担心的,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,危机四伏,而且钟麟又对她们了如指掌,若真除了什么事儿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刘子乐放弃了买票,连忙四下去寻找,不住声的打听,这两个人貌美如花的女子也算特征明显,几乎每个店铺都出现过她们的身影,不多时还是被刘子乐寻到了,在一家专卖波西米亚风格女装的店铺中,玥柔淡淡的看着衣架发呆,而北里云清却像出笼的小鸟,叽叽喳喳,甚是欢快,看什么都新奇,看每一件都在身边比划着,仿佛如初见一般。

想想也对,像她们这样世家出身,受礼教束缚的大家闺秀,生活是受到严格要求的,听美凤说,在家族中,每天吃饭的菜色,睡觉的时间,着装的特点,都是有严格规定的,谁要违反,就是触犯家规,是要受到惩罚的,也难怪这北里云清会如此激动,性格如此乖张,想想在家里,这么大的孩子,也只有偷偷摸摸的以整人为乐啦,想想真是可怜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