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20 身残志坚按摩师

20 身残志坚按摩师


喜嫁 我们之间没有爱 神魔天 琉仙 焚神 重生三国混帝王 命犯桃花 重生之末世庶女 毒宠小谋妃 最强氪金成神

20 身残志坚按摩师

酒足饭饱四人才知道,原来除了泡妞外,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喝酒。5斤二锅头啊,一滴没剩,哥几个却越喝越精神,连舌短打晃的都没有。

喝的兴起,几人转战KTV,在找点歌员这一环节上出了点小插曲,四个人本应该找四个人陪,可艾任提议,兄弟四人,四位一体,正应该有福同享,找四个干嘛?就找一个大家乐呵。

好家伙,这小姑娘三个小时,200块的坐台费,陪四个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,没给她折腾死!

按照原来的约定,四人又来到了足疗馆,哦,现在叫会所!虽然没亮小红灯,但也是换汤不换药,大厅内光线昏暗,几个浓妆艳抹,衣着暴露的女子坐在沙发上打着扑克牌,一见四人进门,特别是看到王陵的衣着打扮,更是双眼放光。

王陵也很配合,看来没少进出着烟花之地,知道这里最重的就是钱,当即甩出一摞,足有三千多块,看都没看就甩在了柜台上,里面一直半眯着眼睛的中年老板娘如看见亲爹一样,肥胖的身材却异常灵敏的蹿出柜台,就差亲手帮王陵脱衣服了。

苏轼和艾任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借着王陵和老板娘神侃的当口,已经做在沙发上,和几个小姐打起了牌,而且还是有赌注的,谁输谁脱衣服,这两个家伙没几把就将四个小姐扒个精光,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瓢蒯!

现在的年轻人,别说是大学生,就是初中生又有几个没接触过这样的场所,‘工作人员’见怪不怪,‘消费者’更是驾轻就熟,没多久,四人就在老板娘的安排下分别进入了隔段内,一张小床,一条门帘,简易且方便。

那四个打牌的‘工作人员’,直接就以‘原生态’形式跟来。刘子乐连眼皮都没抬,看多了反胃,要是让老刘知道他的第一次赔在这个地方,肯定会打断他的子孙根。

王陵也了解老大的审美观,这些庸脂俗粉怎么会看上眼,当即又甩出一千块,要求老板娘提高‘服务质量’,老板娘激动地就差自己亲自上阵了。

刘子乐也不好拂了兄弟的面子,待三人都进了房间,单独叫住老板娘,只要求她找人给自己做个全身按摩,其余一概不要。老板娘欣然介绍,反正钱肯定不能退!

一个几平米的小隔段,一张单人床,一个床头柜,一个痰盂,全世界通用的配置。刘子乐斜躺在**,虽然没要求其他服务,但也幻想着一会为他提供服务的‘工作人员’的大概情况。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骨碌碌的响声,刘子乐顿时脸部开始抽筋,我的娘啊,这么大动静,体重最少过两百了?

门帘下一刻被挑开了,隔壁也已经传来了兄弟们卖力耕耘的声音,以及职业化的呻吟声,刘子乐充耳不闻,直勾勾的望着门口,门帘开了又合,却没看到人,骨碌碌声音还在作响,难道见鬼了?

“喂,看什么呢?”一声柔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,刘子乐寒毛都竖了起来,扭头一看,一张俏脸近在咫尺。齐齐的头帘显得俏皮可爱,脑后是两条随意扎起的小鞭子,清纯柔美的脸蛋彰显着与刘子乐相差无几的年纪,纯天然没有经过修饰的眉毛粗浓笔直,一双弯弯的眼睛,虽然不大,但总是笑意盈盈的,让人看着就有种愉悦的心情,椭圆的小脸蛋就像一个熟透了大苹果,腮边一颗小痦子就像被蛀虫啃出的一个小洞,可爱至极。

淡蓝色的衣裙很引人瞩目,特别是刘子乐这样有国际级别的色狼,更对身材有着特殊的要求。不过,当他的目光下移的时候,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呆滞,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身材,只有一副轮椅!!

刘子乐伸手在女孩的晃了晃,还没开口,女孩已经嗔道:“干啥?你有癫痫吗?”

“嗯?怎么你不是盲人?”刘子乐诧异道。

“谁规定按摩师一定是盲人的?”女孩熟练的操控着轮椅正过身,脸上虽然带着微微的笑,但一双明亮的眼眸中却透着淡淡的忧,以及身残所致的自卑心。

刘子乐虽然好色,但心眼不坏,看女孩已经活动着双手要给他按摩,连忙摆手道:“算了吧,你身子不方便,还是不用按了。”

女孩虽然身残,却异常坚强,听他的话,当即脸现怒容,黛眉紧蹙,道:“不用你可怜我,你付钱,我工作,咱们是公平交易。”

刘子乐是好心,但是不会表达,更不想让人家误认为是在同情怜悯,这样更会伤害到她的自尊心。一句公平交易,体现出她的坚毅,刘子乐识趣的闭嘴,爬在**,昨天坐了一整天火车,腰酸背疼,按按也不错。

女孩按照他的要求,柔软的小手在他腰间捏着,摸、接、端、提、按、推、拿,手法娴熟,力道适中,刘子乐感觉身上的疲劳顿时减轻了不少,忍不住有些纳闷,这样的地方也有专业按摩师吗?

女孩看出了他的心思,手指不停,开口道:“我是专业按摩师,但不是这里的店员,只要有人要求按摩,这附近的按摩院我都会去。”

“哦,我明白,这叫蹿场,大明星叫走穴,不过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会是专业按摩师呢?”刘子乐笑着问道。

“久病成医。”女孩淡淡的回答:“我出生腿就有残疾,看过很多医生却找不到病因,不过我坚信,我的腿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,所以自学了按摩保持腿部肌肉弹性与活力,我纵走一天会站起来的。”

“你真坚强,祝你早日康复。”刘子乐真诚的说道。

“谢谢。你是夏都的学生吗?”女孩感受到了刘子乐的真诚,也轻松了许多,主动与他攀谈起来。

“是啊,我是今年的新生,我叫刘子乐,你呢?看年纪也在读大学吧?”刘子乐一直扭着头看着她,因为她每捏一下,身子都需要前倾,轮椅不住的晃动,刘子乐很担心她会摔倒,警惕着准备随时出手帮忙。

只见女孩神情瞬间黯淡下来,苦笑一声,道:“我也是刚刚高中毕业,不过我不想上大学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刘子乐不解。

“没什么。我只是觉得,大学与高中不同,就是一个小社会,我这个样子,担心会被人嘲笑,更怕会被欺骗。”女孩基本已经能确认刘子乐无害,坦诚的说道。

“哦!”刘子乐一拍脑门,道:“我知道了,咱们都是青春期,男孩女孩都对爱情充满着幻想,尤其是进入大学,更是追逐爱情的最佳时期,你是怕爱大了受伤了。”

女孩满头黑线,这家伙说得也太直接了,不过,她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咱俩差不多!”刘子乐笑道:“你是怕被骗,我是怕骗不到女孩,实不相瞒,我的梦想就是纵意花丛,妻妾成群。”

女孩冷汗都下来了,这哪是差不多啊?分明就是大相径庭嘛!

…………

每天投花,见者收藏,保持手指灵活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