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160 禁咒

160 禁咒


超级地产大亨 凰女逆天:帝妃不好追 特工萌宝:爸爸去哪儿 随身系统:花农俏娇娘 焚天裂空 阴阳诡途 亿万魔少:复仇娇妻满身宝 天生宠儿:神兽来开路 一只妖精的自我修养 甜以待人

160 禁咒

刘子乐急中生智,身子在空中一折,正面对这整栋建筑物保持平行,此时烟雾更加浓重,已经隐隐可见火光升腾,许菁菁深处一搂最角落的房间,而她本人的房间,也就是那孩子在二楼的中间段,两间房子相隔十几米,现在已经出现了火光,火蛇蔓延的很快,而且现在人都具备防火知识,一般在火中丧生的人,并不是被活烧死,基本上都是被浓烟呛死的。

此时的两个房间烟雾弥漫,似是凶兽的巨口要将整个房间吞噬,许菁菁扒在窗台上的手越发的无力,渐渐下滑,搂上孩子已经在睡梦中惊醒,一声声泣血般的咳嗽撼人心魄。

要想同时救两人,为今之计就只有先用强风吹散浓雾,让两人暂时喘口气,然后再迅速的用大水将火浇灭。设计起来很简单,但要实施却是危机重重。要知道,古语有云,风借火势,火借风威,大风能虽然吹散浓烟,却也能助长火势,只要时机稍慢,两人可就真的葬身火海了。

可眼前形式刻不容缓,刘子乐别无选择,想起可怜的菁菁,下肢瘫痪在浓烟火海中痛苦挣扎,心都要揪碎了。而自己的身体也越发的摇晃了,明显的体力不支,他眼中凶光一闪,咬了咬牙,全身的能量在疯狂的汇集,口中梵唱:“终年吹拂大地的不息之风啊,请展示你的暴怒吧,让天空变色,让大地颤抖,让世人惊怕。禁咒,毁灭风暴!”

这风系魔法中最追高级别的禁咒在刘子乐的召唤下形成,体内的风系能量如江河决堤般涌动,与空间内游荡着风之元素融合在一起,跟着他平身的双臂渐渐幻化成一面风之高墙,细看去却是由一道道旋风所组成,一时间狂风肆虐,飞沙走石,天地间一片昏黄。刘子乐双手猛然向前推去,身后的风墙剧烈一抖,轰鸣着呈排山倒海之势向前推进,所过之处,留下一道道骇人的裂痕,整栋建筑都在狂风中摇摇欲坠,无尽的浓烟吸附在飓风周围急速的旋转着,房屋眼看就要毁在飓风之下,刘子乐怒吼一声,双手猛地向上脱去,飓风与施术者心意相通,刹那间盘旋而上,外围的浓烟似被拔出的一个黑刺,跟着飓风向高天冲去,霎时间穿云裂霄,整个天空都变得灰蒙蒙一片,四方乌云汇聚,恐怖骇人。

刘子乐没看细看,浓烟被飓风卷走,烈火开始肆虐,整栋房子在高温下开始变形,发出咯咯咯刺耳的声响,刘子乐硬撑着打晃的身躯,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,胸腔内气血翻涌,犹如刀绞,可冲天的火光已起,许菁菁命在旦夕。

“大气中的水之精灵啊,请听从我的召唤聚集在我的身边,用你强大圣洁的力量,去洗涤这肮脏的世界,让它得到净化而回归光明吧。禁咒——水之怒吼!”刘子乐双手擎天,高声梵唱,无尽的水洗能量疯狂的聚会,他话音一落,一个巨大的水球在他头顶上形成,还在不断的长大,闪烁着水盈盈的光泽,远远看去,刘子乐就像一个巨人撑起了圆圆的月亮。

巨大的水球在刘子乐的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激射而出,如划过天际的流星一般明亮耀眼,看似威力巨大的水球,本以为会彻底轰踏已经脆弱无比,饱经风霜的建筑物,可那水球虽然来势凶猛,却在靠近墙壁时忽然减速,没有发出一丝响动,缓缓融进了墙中,顿时建筑内水火相撞的滋啦声大作,可是水球虽大,但火势更猛,只能湮灭一小部分。半空中的刘子乐强打着精神,双手猛然抱拳和在一起又迅疾的分开,口中大喝:“爆!”

下一刻,整栋建筑随着他的吼声猛烈一颤,那巨大的水球瞬间爆裂开了,化作无尽的水滴,弥漫在每一个角落,点点荧光在火种格外耀眼,滋滋啦啦的声音不绝于耳,乳白色的烟雾缭绕,却没有黑烟那般狰狞恐怖,水球爆炸,就像在房子内下了一场倾盆大雨,刚气势的火焰刹那间被熄灭,放眼望去,建筑物外烟雾缭绕,墙壁上挂满了水珠,狼藉一片。

为了防止死灰复燃,刘子乐不敢怠慢,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箭一般射入菁菁的房间,那孩子蜷缩在**,面上,身上沾满了水珠与灰尘,紧闭着双眼,但呼吸却很平和,偶尔还会传出两声轻咳,并无生命危险,只是暂时昏厥。

刘子乐将孩子抱在怀中,飞出狂外向一楼激射,那里有他的牵挂,有他自愿豁出性命保护的人儿。

窗边的墙角,许菁菁倒在地上,秀美的脸被浓烟呛得通红如血,眼神中充满了惊惧与绝望,双手紧扒这窗沿,无奈双腿无力,只靠双手无法支撑身体,但她却始终没有放弃,紧紧的抓着,知道看见刘子乐出现,才瘫软在地,泪水簌簌而落,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心力交瘁。

刘子乐心疼欲裂,连忙将她揽入怀中,还没来得及开口安慰,许菁菁已经大哭出声,后怕,惊惧,绝望,喜悦等复杂的心思齐齐涌上,放声大哭着发泄,几欲昏厥。

刘子乐只有紧紧的抱着他,用自己的胸膛给她带来温暖,带来安全,摸着她被火烤的蜷曲的秀发,柔声道:“好了菁菁,一切都过去了,有我在你身边,你什么都不用怕。”

许菁菁身有残疾,又是一个人生活在这世间,性格之坚强,刚毅超乎常人想想,发泄了一下心中恐惧便渐渐恢复,抬头望着刘子乐,眼睑,脸蛋儿还挂着晶莹的泪珠,如梨花带雨,海棠含露,我见尤怜的气质让刘子乐看得发愣,小心肝怦怦乱跳,心中期盼着许菁菁发自肺腑的说:‘以身相许,以身相许……’只见许菁菁深情凝望着他,双臂紧紧环在他腰间,两人胸口相贴,心跳同速,可谓情到浓时,正是一吐衷肠的最佳时机,刘子乐眼睛都盼蓝了,许菁菁轻启朱唇,刘子乐侧耳倾听,忽然觉得耳根一疼,菁菁钳子般的小手捏在他耳上,火辣辣的疼,娇喝声在耳边响起:“刘子乐,你到底是什么怪物,为什么你会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