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135 干他丫的

135 干他丫的


惹上专情总裁 绝品逍遥狂少 七号铃铛铺 不灭金丹 重生之狐狸蜜宠 春风不度澄影处 妖孽竹马:小青梅,别想逃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吾妻乃是希罗娜 穿越的美颜手机

135 干他丫的

不远处的龙斌与美凤迎面而立,相隔数米,此时已经言尽,龙斌更是暴露了自己的秘密,这一次标示这他今天对东方美凤志在必得。美凤也彻底失望了,多少年的友情就这样被自己迷茫的感情,以及横空出世的色狼刘子乐毁了!

S此时两人完全成了敌对之势,气势全开,怒目而视,一个周身黑雾缭绕,看不清面目,恐怖骇人,一个身外熊熊火焰在燃烧,道道热浪涌动,气势逼人。

这分明就是冥斗士对上美少女战士嘛!刘子乐初中时期是标准的宅男,无论是土星,PS,还是漫画,小说,无一不精,无一不着迷,眼前真人版正在上演,兴奋的满脸通红,急急藏住身形,当然,用他的话说,为了能更好的了解战士的能力,而且在最危机的时刻出手,更能加深美凤对自己高大伟岸的印象。

他这边得意洋洋的想着,那边战斗已经打响,龙斌带着强烈的欲望,两人更自小长大彼此熟识,了解,顾出手便是杀招,毫不留情,一阵黑雾笼罩着他迅猛袭来的拳头,直直袭向美凤极其有规律起伏的胸口,这一下要是被击中,估计直接会变成‘平顶山’了。

美凤也不是省油的灯,面对凶猛的攻击,不躲不闪,双脚站定,娇喝一声,身外燃烧着的火焰陡然一收,刹那间击中在胸前,两个大火球颤抖着护在胸口,比玉峰起伏更大,看得刘子乐心惊肉跳,口眼大张,惊呼道:“哇,火爆**!以后要是对咱哥们也来这招,那我岂不是要‘火中取栗’?”

他的想法很快就被龙斌证实了,是绝对不可行的。他一拳击出,霸道之极,可在面对东方美凤这突如其来的一招时,自己的招式已老,收势不及,只要咬牙硬碰硬,拳外黑气陡然加重没入了火球中,顿时滋啦声大作,黑雾顿时被烈火焚毁,消散无踪,嫩白的手背顿时被灼伤的殷红一片,燎泡顿生。

龙斌先手已失,却不退反进,不顾受伤的右手,左手猛然出击,整只手变得漆黑如墨,硬生生的袭向美凤身前的火球,这是一招两败俱伤,搏命似的打法,足可见龙斌性格坚韧,霸道,明显是一辈子没吃过亏的主儿。

这一招美凤避无可避,秀美一蹙,生生抗住,闷哼一声,两人同时倒退疾步,龙斌的右手焦黑,不断的抽搐,暂时丧失了攻击力。美凤娇柔的身子摇摇欲坠,脸色被火焰应得通红一片,胸前的火球锐减,只剩两个小火苗在蹿腾。

刘子乐又惊讶又好奇,眼睛瞪得溜圆,暗想,还是火候小点好,他热了受不了,莫非这就是‘炖双皮奶’的原型?

美凤与龙斌对视,这次谁都不敢贸然出手了,明显对方都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人了,特别是在这生死相拼之时,稍有不慎,就有生命危险,尤其是美凤,不仅生命,声誉也会受影响,弄不好还包括生育!

两人都更加重视最少,更是不敢轻举妄动,不动声色的朝后退,忽然美凤身形一滞,胸前两团小火苗消失不见,却已经融入双掌之中,猛然向前推去,两个巴掌大的火球向龙斌激射而去。

魔法外放?刘子乐还没来得及惊讶,那边龙斌也做出了反映,身外黑气敛尽,暂废了的右手抬起横在胸前,一面黑色的盾牌凭空出现,将自己互助,左右挥动,一根闪射森光的骨矛在两个火球中间穿过,直取美凤胸口。

这太诡异了?刘子乐开始头大,记得上次见美凤,或者龙斌动手时,两人都只能用魔法能量配合武技攻击,却不能释放魔法。原来是隐藏了实力,幸亏今天稳健没有贸然出手,不然就凭自己低估了魔武双修战士这一点,肯定会吃大亏。不过看两人初级魔法师一般的简单攻击,刘子乐还可以确定一点,就是他们释放的魔法全靠自身的魔力维持,而无法沟通飘荡在空间内的魔法元素,融合一起形成大规模杀伤性攻击力量,这就像武侠小说中提过的内力修炼到一定火候能外放用气伤敌一样。

思索间,那边战事正酣,两个火球如流星赶月一般疾驰而来,龙斌用黑盾护住了头部与前胸,两个火球重重砸下,火光冲天,威力极强,也算他拼命抵抗,才勉强化解,自己却被击得到飞出去,足足五米多远才种种跌落,勉强爬起,却是摇摇晃晃。

这边骨矛袭来,美凤也是避无可避,火红的手掌一翻,火苗大涨,单手成刀亲尽全力向骨矛砍去,‘卡嚓’一声脆响,骨矛应声而段,可前面一截却是来势不减,硬生生的撞在了美凤的胃口,之间美凤身子顿时躬了起来,小脸登时变得煞白,红唇大张,一口带着血丝的胃液喷涌而出,显然受伤不轻,单膝跪在地上,不停的呕着。

刘子乐心急如焚,正要出手,却见美凤倔强的站起身,双目赤红紧盯着对面的龙斌,秀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惧,剧烈的咳嗽几声,哼道:“龙斌,你真卑鄙,竟然设计埋伏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龙斌想要重振士气的大笑两声,却是气血翻涌,戛然而止,眼神冰冷道:“这不叫卑鄙,顶多算是兵不厌诈“好了伙计,你们有什么话,留待抓住这身材火辣的小妞,在被窝里说吧!”戏谑的声音在龙斌的头顶上传来,一道暗影遮住了月光,衣带飘飘,宛如暗夜精灵,神秘莫测。

龙斌有了仗势,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,而对面的美凤却是越发的惊慌,听那神秘人的声音,语调,称呼,极具西方特点,莫非是传说中的魔法师?这如何是好?

就在这时,在她的头顶上也传来了一个神秘的声音,清朗又柔和,隐隐还有几分熟悉,语气更是典型的东方古语:“女友莫怕,男友来也,干他丫的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