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109 女孩心思

109 女孩心思


屌丝神仙逛都市 修仙 天才小宝腹黑娘亲 重生之叱咤风云 青春无情梦 奉旨成婚:悍妃训夜王 千亿总裁:六个爸爸团宠我 太极高手在未来 替嫁甜婚:老公,请克制! 职业女星[电竞]

109 女孩心思

深情的吻不仅能醉人还能让人犯困,身边有了心上人的守护,从此不再孤单,凄冷的夜也变得暖融融的,心神放松下,许菁菁卷在刘子乐怀中沉沉睡了过去……

这下可苦了刘子乐,怀中如火炭一般在撩着他没有任何自制力的小心肝,处男十八年,第一次有机会突破却变成了做柳下惠,悲哀呀!

无奈,刘子乐只好起身为许菁菁盖好被子,自怀中取出刚盗取的几张海报,放在眼前端详一阵,手不自禁的伸向了要带……命该如此啊!

一日清晨,许菁菁神清气爽,刘子乐腰酸背痛手抽筋,精神萎靡。但他谦谦君子之风却博得了许菁菁的好感,对他倍加温柔,竟然主动邀他公用一套洗漱用品,带着菁菁香气的毛巾,牙刷,让刘子乐稍稍找到了些许安慰。

吃过早饭刘子乐陪着许菁菁去给孩子们上课,他自己偶尔也会客串一下人体生理卫生讲师,由于这里是福利院,经常会有义工,志愿者到来,所以刘子乐的突然出现并没有人在意。

午后闲暇,刘子乐实现了诺言,又是背,又是抱的带菁菁去爬山了,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让一直低人一头的许菁菁有种扬眉吐气,脱胎换骨的感觉,心中对刘子乐更加依赖。

一连两天,这福利院仿佛变成了两人的世外桃源一般,出双入对,真个是举案齐眉,田野里,山涧中,山巅上,小溪边,宿舍内,处处都留下了两人甜蜜恩爱的笑声,嗯,偶尔还会有几声娇喘,以及刘子乐的怪笑……尽管许菁菁拼死守住了最后的阵地,但只是‘恩爱边缘’,就已经让刘子乐其乐无边了……

星期一的太阳按时升起,而恋爱中总是**,眷恋的小女人却迟迟不肯起床,长长的睫毛颤动不已,分明早已醒来。刘子乐含笑望着紧拉着被角,内力却一丝不挂的小女人,浓浓的不舍浮动在心中,俗话说为了女人能插兄弟两刀,旷一天课又算得了什么!念及至此,刘子乐大手一挥,不偏不倚正落在小女人的胸口,明显感觉许菁菁娇躯一颤,轻皱的眉头却渐渐舒展开来,这丫头,分明是不想让我走,却又怕耽误学习不敢开口,傻的可爱!!

他这边艳福齐天,一连消失了三天,夏都大学内顿时少了许多生气,许多乐趣,好多花恐龙痴妹已经望穿秋水,每天都流连于通往食堂的几天小路上,期待着他来搭讪。

而有关于他的行踪,校内更是众说纷纭,成了学生们茶余饭后解闷的话题。

有人说他是家逢突变,回去继承了亿万遗产,从此不再返回校园了。有人说他是富家公子,正到了相亲的年纪,被家里强迫回去商业联姻了,有人说他对某位校花求爱不成,承受不住打击已经自杀身亡了,唉,肥皂剧害死人呐!

有好事着还特殊去520宿舍打探刘子乐的消息,以求掌握最准确的资料,方便在同学女友面前有炫耀的资本,如果刘子乐知道这事儿定然感慨的说,人怕出名他怕壮!

只可惜520的三人也不了解老大的具体踪迹,但为了表现自己与新人王非同一般的关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说辞。

王陵说得最玄,说他们老大相交遍天下,亿万女性的偶像,无数男性的假想敌,这次消失是因为艳照主角阿娇复出,为了弥补艳照带来的负面影响,为了挽回人气,特地邀请刘子乐作为嘉宾参加她的一场歌友会,增加人气,博收视率……

相比于王陵,苏轼说得更邪乎,说老大是以非政府人士去参加本届的世博会,特意国际几大超级城市开始实施一夫多妻制度……

这家人吹得都没边儿了,反而平时最是云山雾罩的八卦仔艾任胡诌的最为靠谱。说是老大纵意花丛多年,历经无数绝色美女,却没有一个人能留住他的心,号称花丛中的独孤求败,可就在这两天意外发生了,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,一个毫不起眼的山里姑娘打动了老大尘封多年的爱心,在老大几经努力下姑娘终于被他至诚的心所打动,同意以他相伴一生。老大为了这个姑娘,毅然决然的告别了那白衣如雪,来去如风的日子,拉着姑娘的手,私奔去鸟……

‘啪’一声轻响,东方美凤气呼呼合上了笔记本电脑,还狠狠的朝上面啐了一口,秀眉紧蹙,红唇轻咬,俊美的脸上怒云密布:“无聊的人,就喜欢传这些无聊的闲话,不过这可恶的色狼很可能真和哪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在一起,竟然三天三夜都没消息,绝技没干好事,气死我了!早知道前些天打重一些好了!”

摆满各式盆栽,香气盎然的寝室内,南荣诗蕾正嘟着红唇气恼的瞪着自己的手机,屏幕上显示着‘臭小子’的字样,正在拨号,但听筒去传来了关机的声音……

公用水房内,西门玥柔提着暖和正在排队,身边静悄悄的,只有哗啦啦的水声,因为大家都在偷偷打量着她的绝色姿容,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男生轻笑声,显得很是轻佻,玥柔全身一颤,这场景就仿佛是上次她与那色狼一起打水时一般无二,不过这笑声还不够响亮,还不够猥琐,转过头,果然,那是一个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男生,手中正拿着一本故事会,估计是看到什么情色故事了,他脸上的青春痘仿佛都开了花。玥柔摇了摇头,忽然放心猛然揪紧,不住的反问自己这是怎么了,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那个冒充残障人士来占她便宜的色狼呢?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,不可能,也许是触景生情吧!

柳如曦刚刚挂断相亲对象孟虎打来的电话,虽然只是闲聊,却让她厌烦不已,隔着窗户向外张望,平时总会在这里徘徊两圈的人影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,他,会不会是在怪我帮那些女人一起打他呢?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?或者答应让他亲一下下……

北里云清对着镜子正梳理着如瀑布般及腰的秀发,镜中的人儿柳眉如画,目澈如泓,秀美如仙,忽然玫瑰花瓣似的嘴角翘起,能颠倒众生的笑容透着少女的狡黠,轻声低喃:“这臭家伙去哪了?难道他发现了姑奶奶下一步整蛊他的机会提前躲起来了,恩,计划要变动了……”

忽然,云清的手机响了起来,一见上面显示的名字顿时欣喜如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,欢呼着接了电话:“喂,想死我了……好,我马上通知她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