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 繁体版 107 你,跟我回房

107 你,跟我回房


蛇蝎嫡女:邪王宠妻 御剑通天 腹黑王爷修罗妃 凶杀笔记 狐朋鬼友 鬼村密事 终极挑战 撒旦危情Ⅰ休掉撒旦总裁 醉红颜,王妃倾城 卿本凶悍:逃嫁太子妃

107 你,跟我回房

许菁菁闻言一怔,心中纳闷,这**的坏家伙还懂医理?想跟自己探讨一下病人的心声?可是他的话怎么听都觉得透着一股**味,他刚才还郑重的眼神早已变得猥琐,色迷迷,而且扫视的范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腰部以下,膝盖往上的部位,再脸上刚才的**词汇‘薄膜,淤血’,许菁菁恍然大悟,这家伙就是目前国家极力打击的‘低俗,情色’啊!

明明心思龌龊,却偏偏说的跟主治医生似的,最可气的是这家伙竟然还在口袋中拿出一条白丝绢,上面用红线绣着一排小字清晰可见——鸳鸯落红帕!

“啊……”这样的字迹让人一看就知道丝绢用于何处,许菁菁脸红心跳,忍不住惊呼一声小手捂住滚烫的双颊,只可惜无法逃脱。

“菁菁,我们刘家一直到我这一辈全是一脉单传,每一代的母亲都会为儿子缝制如此一方丝绢,代代相传,就像传家宝一样,如今你成为了我女朋友,就请你手下这一条丝绢吧,以后我们刘家开枝散叶,兴宗旺族的重任就落在你肩上了。”刘子乐目光灼灼,语气真诚,很像公公在给刚嫁进门的儿媳妇的谆谆教导。

许菁菁是个老实孩子,再加上自身条件,根本不敢面对感情,如今被这**的家伙骗去了放心,自然会认真对待,加倍珍惜,只是这么快就研究传宗接代,开枝散叶的问题是不是早了点?

尽管如此,许菁菁还是含羞带臊的将手帕接在手中,刘子乐欢呼一声,人生第一次有了女朋友,饶是理论经验丰富,梦想远大的他也忍不住心潮激荡,初恋永远难以忘怀,其中更刻骨铭心的就是女孩子亲口答应做你女朋友那一刻,仿佛一下子得到了全天下,男人,就是这么容易满足!

许菁菁能真切的感受到他那份激动与欣喜,其实自己又能比他平静多少呢?以后的路自己将不再孤单,灰暗的人生将会色彩缤纷,一直存在与幻想中的幸福与快乐会和这个男人一起陪在自己身边……

许菁菁越想越觉得心潮澎湃,忍不住抬起头想要看看自己托付终身的男人兴奋的样子,要与他一同分享,可是刚抬起头,还没看清什么,便觉得眼前一黑,颤抖的嘴唇上传来了柔软与火热的感觉,浓重的男子气息不断涌入鼻翼,激荡的心霎时停止了跳动,近在咫尺的一双明亮的眼睛缓缓闭合,自己也跟着阖上了眼睛,慢慢地感受着两人的气息,味道,唇齿相吻合……

这是定情的一吻,也是翻开他们崭新人生的标识,这一吻……长达五分十八秒,可谓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可任凭刘子乐使劲浑身解数也没有撬开许菁菁紧闭的牙关,无法施展他苦练多年的勾魂舌吻,恩,只练这一项多少年来浪费了多少猪舌头啊!!

一对年轻人喘着粗气,神情对方,瞳孔与心中只有对方的样子,悄悄躲进云中的月亮偷偷探出头,像要看看他们进展如何,皎洁的月光洒下,映照着许菁菁通红如火的脸颊娇艳妩媚,刘子乐一脸的意犹未尽,一下下舔着润湿的嘴唇,暗香残留……

远处的青山在月光下清晰挺拔,仿佛象征着两人的感情坚定不移,宽广无垠的原野上野花飘香,沁人心脾,点缀着他们之间温馨的气氛,草丛里虫儿为了祝福一对有情人在欢快的歌唱着。两人仰头望月,天长地久的誓言默默念响在心中,月亮为证!!

幸福来得太快,许菁菁望着月亮出神,晚风中她娇柔的身子有些发寒,忍不住轻轻颤动,身边细心体贴的男人立刻脱下外套,轻轻披在他身上,眼中柔情似水,关切之心一目了然。

许菁菁摇了摇头,在被呵护感受着幸福的同时也在心疼着她的心上人,重新将外套递到他手上,轻声道:“晚了,我们回去休息吧!”

一句‘我们休息’就像一阵鸡血注入刘子乐的动静脉中,丹田内热气生疼,五肢僵硬,眼中绿光大盛,仿佛荒原上饥饿的孤狼遇上了胖乎乎的喜羊羊。紧张与恐慌的感觉刚在许菁菁心底升起,便觉得自己好像飞起来一般,低头一看,轮椅的轱辘飞转,和地皮都快磨出火花了,特别是进门时有个形似发卡的弯道,轮椅速度根本就没减慢,直接一个漂移而过,干净利落,足可见车手的功底。

“停下,快停下刘子乐,我不是那个意思,是和你一起休息,但不能在一起休息,快停下……”许菁菁心慌意乱,双手乱挥,却阻挡不了刘子乐脱缰野马般疾驰的势头,不对,应该是**种马的势头!!

在生死时速过后,许菁菁的小心肝差点没跳出喉咙,刚才那份宁静温馨的气氛一扫而光,咬咬牙准备大骂她男朋友一顿,猛然抬头更加的毛骨悚然。眼前是一间福利院工作人员的宿舍,单人单间,每间大小各具都相同,不过这间宿舍看上去,让许菁菁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那段为了生存流连于各大足疗店,按摩院的经历。

房子不大,只有十几平米,除了一张写字台和单人床外就只有一个衣架孤零零的矗立在门口,但极具特色的是三面墙,其上被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海报,有黑白的,有彩色的,但唯一相同的是,海报上都是女人,嗯,穿着很少的女人,搔首弄姿,媚态撩逗,乍一看还以为进了女澡堂子呢!!

许菁菁惊叫一声连忙别过头,身边刘子乐正在房门上取下钥匙,不用想就知道,这就是刘子乐花了十块钱以及限量发行的**换来的临时住用房,也就是‘时慧’大哥的房间。

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刚才刘子乐说起时慧大哥十块钱就让刘子乐混了进来,她还有些不信,可眼前这变态色狼专属房间由不得她不信,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时慧大哥竟是这样的人,那他平时看自己那爱怜的眼神,难道是……

只是想想许菁菁就已经鸡皮疙瘩暴起,冷颤不断。狠狠朝着变态的房间吐了两口,摇着轮椅扭头便走,行出没多远忽然发现少了点什么,原来自己性急的男朋友没有跟上来,回头一看这家伙还眼冒金星的站在房间门口,仔细倾听他自说自话:“哇,这张是饭岛爱最早期的**已经绝版了,哎呀,这个是美国最红的艳星StormyDaniels从良之前的最后**,还有蜜桃成熟时的剧照,天呐,这家伙都是在哪收集的?”

许菁菁气血上涌,伸手脱下一只鞋重重砸在刘子乐的脑袋上,脸红耳赤,声嘶力竭的一声娇喝:“你,跟我回房!”